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| 领导介绍| 机构设置| 文联章程| 理 事 会| 散  文| 诗  歌| 小  说| 歌  曲| 影  视| 美  术| 地方戏曲| 鄂南民居
图片新闻| 文艺动态| 公告公示| 文化名人| 文艺协会| 书  法| 摄  影| 评  论| 楹  联| 民间文学| 舞  蹈| 民间故事| 桂乡民俗
首页 >> 影视 >> 
耿长运拜年
时间:2014-03-24 来源: 编辑:wang_life

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剧:柯于明

  

  时间:春节后,元宵前。

  地点:鄂南。温泉小城。

  人物:耿长运:男,崇阳县虎山乡风水湾村民,49岁。

     耿德华:男,某局局长,耿长运“老乡”、小时同学,50岁。

     马 艳:耿德华之妻,28岁,某医院主任。

     程医生:男,50来岁,耿长运的“恩人”。

     秋月嫂:女,48岁,老年艺术团团长。

     哓 兰:28岁,某报记者。

     李大嫂:50岁,商场营业员。

     程医生夫人。

     穿制服人甲、乙。

     群众若干。

   

  导播语:扶贫济困,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;知恩图报,是做人当官的天地良心。不管你怎样飞黄腾达,也不要忘了过去,忘了根本,忘了曾经的坎坷和曾经帮助过你的人;无论生活如何变化,无论世态如何沧桑,人们心中那些美好的东西永远也不能丢失。今天所讲的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耿长运,用他奇特的一次“拜年”,诠释了中国农民的美好情怀,同时也唤醒了一些人日渐麻木的心灵……

  

  上   集

  

  第一场 大街上 日

  人物:耿长运

  

  乡里人打扮的耿长运背着七、八壶野桂花蜜来到小城。

  城里车水马龙,高楼大厦,让耿长运眼花缭乱。

  (画外音)过年了,到处兴拜年,人人忙拜年,兄弟姐妹之间,亲戚朋友之间,走一走,聚一聚,加了几多亲密,添了几多热闹。可是,今天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耿长运,他的拜年却有与众不同之处。第一,他是一个人从偏远的虎山乡风水湾翻山越岭,走了几十里山路,又转了两趟车,背着几十斤土特产,专程来到城里拜年的;第二,他要拜的人不是兄弟姐妹、不是亲戚朋友,而是一些根本就不认得他、不记得他的城里人。

  耿长运在一片居民区寻找着。

  (画外音)都20年了,这小城发生了沧桑巨变,马路变宽了,楼房变高了,还有,那家家户户还多了这一道道围墙,一扇扇铁门。

  

  第二场 居民小区 日

  人物:耿长运、秋月嫂、小兰、唐医生、唐医生夫人

  

  耿长运走进一片居民区,辨认着一些楼房门栋。

  耿长运(来到一栋楼房前,点点头):是这家!正是这家。

  秋月嫂和两个舞友正在院子里练扇子舞,旁边的收音机放着音乐。

  耿长运掏出一小挂鞭炮点燃。噼噼啪啪!鞭炮炸开了花。

  秋月嫂热情地走上来。

  秋月嫂:这位大哥,你给谁家拜年?

  耿长运:我给这一家……(认错了人)哎呀!我正是来给你拜年呀!(单跪,频频作揖)恭喜您新岁大发!

  秋月嫂(制止):哎呀!你莫忙!你冇拜错吧?我可不认得你!

  耿长运:不会错!你不就是李大嫂吗?

  秋月嫂:我说错了吧,我不姓李!

  耿长运:哎?(摸脑壳)我记得李大嫂她……!

  秋月嫂:李大嫂?(想了想)不会是原来吧?

  耿长运:对不起!是我太性急了。我说的是原来……20年前吧!

  秋月嫂(大笑):哎呀!你这位大哥真好笑,都20年了,这楼房都重做了,你说的那个李大嫂,早就搬到新城区去了!

  耿长运:哦……(欲离开)

  秋月嫂:莫走。既然你鞭也放了,揖也作了,你就是我家的拜年客。来,进屋坐坐?

  耿长运(推辞):不了不了!我还要找人!

  

  耿长运来到一小院内,点燃一串鞭炮

  铁门开了一条缝,程医生夫人出来倒垃圾。

  程医生夫人:是哪个打鞭?哟?你是哪个?

  耿长运:大嫂!我是来你家拜年的!

  程医生夫人:拜年?跟谁拜年?

  耿长运:我来跟程(方言说成“唐”)医生拜年!

  程医生夫人:你搞错了,我老公不姓唐!

  程医生:是姓程(读成“唐”)……

  程医生夫人:错了错了!不姓唐!你走吧!

  耿长运:唉……(心灰意泠地挑起担子)。

  (画外音)耿长运一家一家地找,一户一户地问,当年住在这里的人大都搬到新城区去了,加上方言的障碍,耿长运千辛万苦,硬是冇敲开一扇门。无可奈何,耿长运茫然来到大街上……

  

  第三场 街头 黄昏

  人物:耿长运、耿德华、李大嫂、穿制服人甲、穿制服人乙

  

  耿长运在街上徘徊。

  耿长运放下担子,蹲在街边,油壶倾斜,他一一摆正。

  李大嫂(逛街,走过来):喂!你这装的是么东西?

  耿长运:野桂花蜜。

  李大嫂:野桂花蜜?么样吃呀?

  耿长运:就这样喝,也可以当佐料,还可以包汤圆。

  李大嫂:包汤圆?元宵节快到了,正用得着,买一斤吧!多少钱?

  耿长运:不卖!这蜜不卖!

  李大嫂:你这人才怪!不卖,你挑来搞么事?

  几个穿制服的走过来。

  穿制服人甲(吼叫):起来!你站起来!

  耿长运:你们吼谁?

  穿制服人乙:吼你!你是哪里来的?

  耿长运:我是崇阳(方言谐音“中央”)来的。

  穿制服人甲:中央来的?国务院来的吧?

  耿长运(急了):我是崇阳来的。。

  穿制服人乙:不管哪里来的,你快起来,走开!

  耿长运:凭么事?

  穿制服人甲:你的证呢?

  耿长运:么事证?我……

  穿制服人甲:你这是无证经营!

  耿长运(误听):么事?你骂我不是正经人?

  穿制服人乙:他说你是无证经营。

  耿长运:你也骂我?你们?你们欺负我是乡下人?

  耿长运与两穿制服人争吵起来。

  

  耿德华的小车开过来。

  司机:局长!老刘跟人家吵起来了!

  耿德华:停一下。

  耿德华下车走过来。

  穿制服人甲(奉迎):耿局长!

  耿德华:我经常跟你们说,要文明执法,你们这是……

  穿制服人乙:局长!碰上一个不讲理的人。

  耿长运:谁不讲理了?我又冇摆摊,叫我走不就得了,为么事要骂人?乡下人就由你们乱骂的吗?

  耿德华:你们骂他?

  穿制服人乙:没有!我们说他无证经营,他说是骂他不是正经人。

  耿德华(一笑,用崇阳话):哎呀误会了误会了,他们不是骂你。他是说你无证经营。

  耿长运:哦!那是我听错了!对不起!

  穿制服人甲:局长,你会崇阳话?

  耿德华:我本来是崇阳人嘛!

  耿长运:哎呀!我们是崇阳“老乡”哩!

  耿德华:是啊!你是崇阳哪个地方的?

  耿长运:虎山乡,风水湾。

  耿德华(吃惊,辨认,认出):你是……长运?

  耿长运(一惊)你是……

  耿德华:我是狗伢哩!

  耿长运(惊喜望外):狗伢!你发成这样了,认不出,认不出!

  耿德华:都二十多年冇见面了。你也老多了,变一个样了。

  耿长运:你不是在武汉工作吗?

  耿德华:去年才调来的。

  穿制服人甲(讨好地):他现在是我们局长!

  耿长运:哎呀呀!当大官了!咱风水湾有风水呀!

  耿德华:走!到我们家去!

  耿长运(有些犹豫):这……

  耿德华(亲热地拍了耿长运一掌):快走吧!

  

  第四场 耿德华家 黄昏

  人物:;耿长运、耿德华、马艳

  

  豪华别墅,两层小楼,独家小院,院门挂着“春节”字样的红灯笼,贴着春联。

  耿德华帮耿长运提几个油壶,按响门铃。

  马艳(开铁栅门):你回来了……

  耿德华:马艳!老家来客了!

  长耿运:这伢长这大了!叫我耿叔吧!

  耿德华:莫乱说呀,这是我老婆!

  耿长运:呀!你怎么娶了这么嫩的老婆!嫂子!我给你拜年了!

  马艳(不高兴,顿时拉长了脸):把东西丢这里吧!

  耿长运:好好!(把东西放在铁门内厅门外的台阶上)

  耿德华:快进屋坐!

  耿长运准备往里走。

  马艳(拦住):慢!慢慢慢!(拿鞋套给耿长运)

  耿长运拿着鞋套不知怎么戴。

  耿德华:套在脚上。

  耿长运套好鞋套,落座。

  耿德华:马艳!倒茶来!来,抽烟!

  耿长运欲往地下嗑烟灰。

  马艳(递过烟灰缸):来,用这个!吃水果!

  耿长运正要伸手去拿苹果,马艳冲过来拦住耿长运,搞得他很是尴尬。

  马艳(指着卫生间)你先去洗个手吧!

  耿长运:还要洗手……

  耿德华(对耿长运):她这是当医生的职业病!

  马艳:么事?你才是有病!乡巴佬!

  耿德华(不高兴):臭讲究!

  

  耿长运起身去了卫生间。。

  马艳(训斥耿德华):你这是做的么好事?说!

  耿德华(压低声音):哎呀小声点,莫让别个听到了!

  马艳:我不怕他听到!说!哪个叫你把一个乡巴佬带到家里来了?

  耿德华(发火,又只得忍住):你?你怎么这样说话!

  马艳:告诉我!他来找你做么事?要钱还是要东西?

  耿德华:都不要,他是来拜年的!

  马艳:拜年?哼!黄鼠狼跟鸡拜年吧?

  耿德华:你?!

  耿长运出来,欲往地上吐痰。

  马艳(连忙制止)哎……

  耿长运:老哥!我看,我还是去找一家旅社吧!

  耿德华:莫乱说!我这屋里空房子多得很,你只管住这里。

  耿长运(有意说给马艳听):不!你看我这个乡巴佬,会把你这家搞脏的……

  耿德华:冇得关系!就在这里睡!

  马艳(从房间到客厅):既然人家要走,何必强留?他睡宾馆还要自在些,免提在这里受局促……

  耿德华(发火):你给我把嘴闭住好不好!你就是嫌弃我们是乡巴佬!

  马艳:讨嫌!(气得跑上楼,重重关门)

  耿长运(不好意思):你看你看,都是我惹的祸!

  耿德华:莫管她!她是这样的脾气。等一下,我来炒几个菜,我们兄弟两个喝几杯!

  

  第五场 耿德华家 夜

  人物:耿长运、耿德华

  

  耿德华摆出一桌丰盛的菜肴。

  耿德华;长运兄弟,来吃!耿长运:叫嫂子一块吃吧。

  耿德华:我来叫!(上楼)马艳!饭做好了,起来吃吧!艳艳!饭做好了,起来吃沙!(下楼)耿长运:嫂子冇来?

  耿德华:她不想吃!算了吧!她就是这脾气,等会儿就好了。

  耿长运:也难怪。她跟你比起来,象个细伢,你就该让着她。谁叫你娶这么嫩的嫂子呢!

  耿德华:其实你嫂子人还是个好人,就是这点不好,瞧不起乡下人,动不动嫌我是乡巴佬。来!老弟!我们两个乡巴佬好好干几杯!(举杯)

  耿长运:干杯!

  耿德华:我说老弟啊!你这次进城,挑了这么多野桂花蜜,当真的不是拿来卖的?

  耿长运(不高兴):哎呀老哥,连你也不相信我?我真是来拜年的!

  耿德华:拜年?你到底要给哪些人拜年?

  耿长运(掏出一张旧报纸):你看,这上面都登得有。

  耿德华看旧报纸。

  (画外音)这是20年前的一张旧报纸,上面刊登的是这么一则新闻故事:那一年,耿长运来到城里,想找一点事做。找了一个月,带来的盘缠都用光了。屋漏偏逢连阴雨。饥寒交迫的他偏偏得了一场大病,倒在大街上不省人事。多亏遇到了一帮好心人,把他送到医院抢救,晕迷了三天三夜才抢救过来。那些好心人对他像亲人一样,日夜守护,直到他康复出院。耿长运把那些好心人牢牢记在心里,20年来,总想有个报答。这两年,耿长运的日子过得越红火,进城赶恩的心情就越迫切。今天他翻山越岭辗转奔波,就是特地来向这些恩人拜年的!

  耿德华:啊?是这么回事?你要找的人有程医生,有刘科长,有李大嫂……哎呀,都20年了,你到哪去找到这些人呢?

  耿长运:是啊!都这么多年了。多数人的房子都搬到新区去了。

  耿德华:新区那么一大片,那不是大海捞针?

  耿长运:所以要你老哥帮忙沙!

  耿德华:好吧!我来给你想办法!

  

  耿德华在不停地打电话。

  耿德华:喂!陈局长吧?我向你打听一个人。20年前,保卫科的刘科长。查到了给我回个音啊!

  耿德华拨通了另一个电话。

  

  第六场 报社 夜

  人物:耿德华、耿长运、晓兰

  

  耿德华带着耿长运走进报社门口。

  在新闻部,晓兰热情接待客人。

  耿德华:晓兰记者!

  晓兰;耿局长,请坐!有么事?

  耿德华:我向你提供一条新闻线索。

  晓兰;好啊!

  耿德华:是这回事……

  耿长运掏出那张旧报纸递上。

  晓兰(看完旧报纸,抬头):当年被救的这个耿长运就是你?

  耿长运:对!我就是当年被救的那个人。

  晓兰:你们的意思是想找这些人?

  耿德华:是啊!

  晓兰:好吧,我来写篇稿子,不知道效果怎样。如果有什么消息,我就叫他们跟你们联系。耿德华:好好好,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你。

  

  第七场 耿德华卧室 夜

  人物:耿德华、马艳

  

  床上,马艳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;耿德华也是睁着眼睛,悄悄观察马艳。

  耿德华:马艳!还冇睡着?还在生我的气?(主动亲热)

  马艳(推开):你现在狠了!你现在牛了!竟敢当客人的面训我起来了!

  耿德华:你莫生气!你听我说……(坐起)

  马艳:说么事哟!一个乡巴佬比你老婆还金贵。你去搂着他睡沙!你去沙!(坐起)

  耿德华:你莫乡巴佬乡巴佬地叫好不好?我跟你说过一千回了,这乡巴佬是太多了,咱中国至少在十亿;就是城里人,大部分也是从乡巴佬过来的;就算你不是乡巴佬,查一下看,你家祖宗三代里面,肯定有乡巴佬!

  马艳:哎!你深更半夜把我搞醒,是要给我讲这些大道理啊?

  耿德华:好好好!我来给你讲讲小道理。(指楼上)今天来的这个耿长运哪,可不是一般的老乡……

  (耿德华的画外音中,若干回忆镜头)

  耿德华:我3岁时,父亲去世了。9岁那年,老娘也一病不起。我成了孤儿,是村里的乡亲们你一碗他一瓢地把我养大的。长运的父亲是队长,他一直把我当亲儿子一样疼爱。我和长运是一起穿破裆裤长大的朋友。上小学时,一到冬天,长运常把裤子脱给我穿。上中学时,我们是一个红苕一人一半,一碗腌菜一人一口。那年推荐上大学,我们两个都够推荐条件,但指标只有一个。他爹说,狗伢大一岁,让狗伢先去吧,就这样一句话,我跳出了农门,长运却留在了农村。要不是他父亲那一句话,现在当局长的可能是他长运,而我可能还是一个乡下人。

  (回忆镜头结束)

  马艳(有所感动):哦!难怪你对他比对我还好呢!

  耿德华(亲热):那怎么会呢!

  

  第八场 耿德华家 上午

  人物:耿长运、耿德华、马艳

  

  耿德华与耿长运对饮。

  马艳当厨师,忙着上菜。

  耿长运:嫂子也来吧!

  马艳:好!(坐下)长运兄弟!我来敬你一杯!

  耿和运:我敬嫂子!

  马艳:长运兄弟!德华都跟我讲了,你,还有你爹,都是我们的恩人呢!

  耿长运:大嫂莫这样说。我们谁跟谁呀!

  马艳:人呢,不能忘记过去。你这次专程进城拜年,是为了报恩;我们呢,也应该感谢你。这样吧!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。我们一定想办法,帮你找到那些人。

  

  第九场 居民小区 日

  人物:马艳、程医生、程医生夫人

  

  (画外音)耿长运进城城拜年的事打动了一贯看不起乡下人的马艳。马艳的思想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弯,主动提出要帮助找人。当她听说当年的好心人中有一位姓程的医生,就急匆匆来到同事程医生家。

  程医生小院门前。

  马艳按门铃。程医生夫人满面笑容开门。

  马艳:给你拜年啦!

  程医生夫人:哎呀!局长夫人来了!贵客!

  马艳:程医生在家吗?

  程医生夫人:在家。快屋里坐!屋里坐!

  马艳进屋。

  程医生夫人:偿这身衣裳真漂亮!马艳:你这衣服也很漂亮!

  程医生:么样?马主任!单位里有事?

  马艳:冇得事!过年就安心休息几天吧,我是来给你拜年的!

  程医生:哎呀收当不起!

  马艳:我向你打听点事。20年前,有一个外地农民,进城打工,不幸得了重病,晕倒在大街上。多一伙好心人把他抬到医院,抢救了过来。那位接诊的医生对他像亲人一样,日夜守护,还为他他垫了不少药费。。(观察程的反应)

  程医生:哦!这件事……(想起)

  马艳:现在,这位被救的农民要上门来感谢这位医生。这位医生就是我们医院的,也姓程,我想,你不会不认识吧。

  程医生:这(改变主意,掩饰)……哎哟,都20年了,哪个还记得呢。再说,救死扶伤是我们应尽的义务,还要别人感谢么事呢!

  马艳:我看你就是那个唐医生!

  程医生:不不不!绝对不是!

  

  导播语:这耿长运进城拜年,“拜”出了一个大难题。毕竟过去了20年,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。他要找的那些恩人,绝大部分搬到了新城区。新城区一大片,找起来如大海捞针。虽然局长耿德华又是打电话又是登报,效果还是不佳;虽然局长夫人马艳上门寻找,可人家说这点小事用不着感谢,就是不愿承认。看来,要让耿长运实现这个“拜年”的夙愿,还真不容易。那么,他们还会想出一些什么好办法呢?耿长运最终能找到那些恩人吗?请看下集——

  下  集 

  第十场 小城新区 日

  人物:耿德华、耿长运

  

  (画外音,配音乐建议用《江南桂花香》)两天过去了,可耿长运拜年的事冇得一点着落,该找的恩人一个也冇找到。耿长运急得像热窝上的蚂蚁。耿德华夫妇却劝他不要太急。他们带他逛公园,看商场,一来让耿长运感受感受这城市的变化,二来也趁机表示对耿长运的谢意。

  耿德华(给耿长运指点):你看!这一片都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新区。

  鸟瞰中的温泉城全景。中景:优美的城市建筑。

  耿长运:真漂亮啊!

  耿德华:是啊!你要找的那些恩人大部分搬进了这一片,找起来,难啊!

  耿长运;老哥!你说话要算数的啊!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他们!

  耿德华:莫老念那个经,我先陪你玩几天,几十年了,我们兄弟俩这样闲逛过吗?

  耿长运:老哥你不晓得,那些恩人找不到,这份情还不了,我这一辈子都不安心那!

  耿德华(深有感触地):兄弟!性急吃不得热汤圆!我们正在想新的办法。

  

  第十一场 商场 日

  人物:耿长运、耿德华、马艳、李大嫂

  

  耿德华夫妇为耿长运买鞋,买衣裳。

  

  第十二场 耿德华家 日

  人物:耿长运、耿德华、马艳

  

  三人进餐。

  耿长运:嫂子!你不晓得,我和德华哥几好哟!从小一块上学,一场唱戏,唱提琴戏!

  耿德华:你还唱不唱提琴戏?

  耿长运:唱!经常唱!你还拉不拉?

  马艳(抢过话头):拉!经常有人问我:哎呀马艳,你们家怎么老是半夜杀鸡呀?

  耿德华:你……

  耿长运:不会吧?嫂子!我老哥的琴可拉得好呢。中学时他一直是文娱委员,追他的女同学多着呢!

  耿德华:哎……

  马艳:呀!看不出你这个乡巴……(差点又说出“乡巴佬”)还这么有魅力呢!

  哎!长运兄弟!你跟我唱一段提琴好不好?

  耿德华:好哇!吃了饭就唱。

  

  马艳拿来一把提琴给耿德华。

  耿德华:唱个什么呢?

  耿长运:就唱一段《双合莲》吧!

  耿德华拉琴。耿长运唱。马艳作观众,打节拍欣赏。

      想郎望郎在绣房,

      飞针走线绣鸳鸯;

      想姐望姐在书房,

      吟诗作赋做文章。

      想郎望郎洗衣裳,

      忘了晒来忘了浆;

      想姐望姐写文章,

      错把墨水当茶尝……

  马艳(打断,一拍大腿)哎呀!有了!

  耿德华、耿长运:什么有了?

  马艳:我有个好办法,可以让你要找的人跟你见面!

  耿德华、耿长运:真的?什么好办法?快说!

  马艳(故意卖关子):不告诉你们!

   

  

  第十三场 人民广场 晨

  马艳、秋月嫂、一舞者

  

  (画外音)耿长运唱戏,耿德华拉琴,一段崇阳提琴戏,让马艳茅塞顿开,计上心来。马艳也是一个文艺爱好者,她想借助那帮唱唱跳跳姐妹们,组织一场文艺演出,为耿长运找人提供一个平台。

  秋月嫂带着老年艺术团的同伴在练扇舞和剑。

  马艳:秋月嫂!秋月嫂!(秋月嫂很投入,未听到)你这个老来俏!

  秋月嫂:哟!局长夫人哪!为么事这段时间不来练舞了?

  马艳接过彩扇舞几下,大家喝彩。

  秋月嫂:跳得好哇!腰身象水蛇嘞!

  马艳:莫笑我!好久冇练了,手脚笨了,腰也硬了。

  秋月嫂:就从今天开始练沙?

  马艳:今天冇得功夫,我是来找你商量个事的。

  秋月嫂:找我商量事?你只管吩咐!

  马艳:哪敢呢!我真有一件事需要您帮忙!

  秋月嫂(爽快地):帮忙?可以呀!只要我帮得上的,您只管说!

  马艳:那好!我想请你帮我组织一场文艺演出?

  秋月嫂:演出?那好哇!什么时候?

  马艳:明天下午。秋月嫂(招手):姐妹们!快过来!明天下午有一场演出,你们分头通知,今天下午排练!

  众舞者:好哇!我们巴不得展示展示。

  马艳:秋月嫂!明天下午演出,我来做主持人!

  秋月:太好了!

  

  第十四场 公园小路 日

  人物:耿德华、马艳

  

  耿德华:你说有办法让长运跟那些恩人见面?

  马艳:是啊!你看,如果我在广场上搞一场文艺演出,这四面八方的人都往这里涌,桂泉小区离广场这么近,那里的人更会来。到时候……你要配合我。

  耿德华:我配合你?

  马艳:只要你配合得好,肯定能达到好效果。

  耿德华:好!到时候,我就按你说的办。看你究竟是个么板眼……

  马艳(吻耿德华一下):好嘞!

  

  第十五场 路上 日

  人物:耿长运

   

  耿德华的小车在行驶。

  车内,耿德华的手机响了。

  耿德华:喂!(惊喜)是陈局长啊?什么?那位刘科长找到了?……他的家早就搬到桂泉小区去了?几栋几号?……不知道?哦……那好,谢谢!(打电话给耿长运)长运兄弟!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那位刘科长有眉目了,他住在桂泉小区……但不晓得几栋几号。我马上要去单位要开会,你在家里好好看看电视,等我回来了,带你一起到桂泉小区去找!

  耿行运:好。

  

  第十六场 桂泉小区 夜

  人物:耿长运、一保安、一居民、居民家小孩

  

  耿长运走进桂泉小区,东张西望。

  (画外音)正在耿长运坐立不安,心急火燎的时候,听说那个要找的刘科长就住在桂泉小区,耿长运喜出望外。不等耿德华开会回家,耿长运就一个人直奔桂泉小区。

  耿长运(走到一扇窗前张望):刘科长是住这里吗?

  户主小孩(发现耿长运,惊叫):啊!爸爸!一个讨米的!

  耿长运(退走):我……我不是……

  户主(赶出来):搞么事?

  耿长运:对不起!我是来找人的!

  户主:找人?找哪个?

  耿长运:找姓刘的。

  户主:我姓刘!找我么事?

  耿长运(辨认出不是):不不不!我是来找姓刘的科长。

  户主:不对吧?我看你是来踩点的。

  耿长运:么事叫踩点?

  户主:你还装佯呢!走走走!再不走我要喊保安了!

  保安(闻声走过来):搞么事?

  耿长运:我来找人的。找刘科长。

  保安:他的名字叫刘么事?

  耿长运:不晓得。

  保安:名字都不晓得,找么人?走走走!

  耿长运:我是住这里的!

  保安(吼叫):走走走!

  

  第十七场 路上 日

  人物:马艳

  

  马艳边走边拨电话。

  马艳:程医生吧?今天下午,人民广场有一台文艺演出。

  程医生(电话那头):谢谢你!只怕没时间。

  马艳:告诉你,本场演出由本人主持。

  耿德华:呀!这么好的美女主持,那我一定得去!

  马艳:把大嫂也带上呀!

  程医生:好的!

  马艳:喂!李大嫂吧?告诉你一个消息,今天下午广场上有一台文艺演出,请你一定参加!喂!喂……

  

  第十八场 广场舞台处 下午

  人物:耿长运、耿德华等本剧全体演员。

  

  舞台背景中心是硕大的“社区文艺演出”字样。

  人们陆续往广场方向涌来。

  晓兰背着相机在穿梭。。

  马艳(上台):各位观众!各位嘉宾!各位父老乡亲!首先,主持人马艳向大家拜年了!(鞠躬)

  台下观众鼓掌。镜头横摇,前几排显眼位置可以看到耿德华、耿长运、唐医生、唐医生夫人、李大嫂、穿制服人甲、穿制服人乙等熟悉的面孔。

  马艳:“拜年联欢会”现——在——开——始!首先请欣赏舞蹈《欢天喜地过大年》。

  秋月嫂等几十名队员表演扇子舞和腰鼓舞。

  歌、舞、相声、小品……一个接着一个。

  马艳:下面,我向大家郑重推出一位特殊的嘉宾,一位我最尊敬的客人——他就是:来自崇阳县虎山乡风水湾的耿—长—运!

  耿长运(非常意外):我?我……

  耿德华(推耿长运上台)上吧!上吧!怕么事?你原来老上台的。

  观众鼓掌。耿长运上台。

  马艳:就是这位耿长运,翻山越岭,长途跋涉,来到我们城里,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给恩人拜年!那么,他的恩人到底是谁呢?人家对他究竟有什么恩呢?20年前,我们这座城里究竟发生过什么样的感人的故事呢?下面,就请当事人给大家讲一讲吧!

  耿长运(挠脑壳):我……我冇准备。

  耿德华(上台鼓劲):讲吧!这可是个好机会!

  耿长运;我讲……我的话不好懂……

  耿德华:那你就唱沙!

  耿长运:唱?唱?好我就唱。

  耿德华:好哇!我为你伴奏!

  马艳(递上提琴):下面,请欣赏崇阳提琴戏《耿-长-运-拜-年》!

  耿长运:(唱)

  各位观众听我言,我给大家来拜年。

      先祝大家身体好,再祝大家多赚钱。

  小城好人好事多,听我从头说根源:

  (回忆镜头,唱词继续)

  那年进城来打工,饥寒交迫倒路边。

    多亏好人来相助,众人将我送医院。

  好心医生他姓程,精心治疗不弃嫌。

  有个小妹叫晓兰,慷慨给我十块钱。

     温柔善良李大嫂,天天送饭到床前。

  (回忆镜头结束,唱词继续)

  人生谁料没沟坎,危难之中真情见。

  想起往事泪斑斑,牵挂恩人二十年。

  知恩难报心不安,

  (白)恩人哪!你们在哪里?

  (唱)恩人可在我眼前?(单腿跪下)

  程医生(被深深感动,上前搀扶):别唱了!我……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唐医生。

  耿长运(惊喜):唐医生!我可找到你了!我可找到你了!!

  程医生夫人(尴尬):原来是这样……

  程医生:老耿啊!这一点小事,又过去了20年,可你还牢牢记在心上。你太善良纯朴了!你有情有义了!你太让我们感动了!(抹眼泪,突然记起,对一边喊)张科长!张科长!你过来!(向耿长运介绍)他也是当年参加抢救你的恩人!(对另一方向喊)李大嫂!李大嫂!(向耿长运介绍)她,也是你的恩人,当年就是她一口茶一口饭地喂你了半个月……

  耿长运(频频作辑):恩人哪!我的救命恩人!

  马艳与耿德华在一旁高兴得抹泪。

  马艳:观众同志们!让我们为这感人的一幕鼓掌吧!

  整个现场观众被感动,报以热烈、持久的掌声。

  

  第十九场 长途汽车站 日

  人物:耿长运、耿德华、马艳

  

  耿德华夫妇各背一大包东西送耿长运。

  耿德华:老弟呀!你这次来拜年,给我们上了深刻的一课啊!人,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根哪!这么多年了,我都冇去跟大伯拜一个年。跟你比起来,我惭愧啊!

  二人把挂包硬塞给耿长运。

  耿长运:老哥!嫂子!你们有空还是回家乡去看一看。我爹,还有乡亲们,都想你们呀!

  耿德华、马艳:好!我也一定去!

  耿长运(登上汽车,从窗口挥手)再见!

  耿德华、马艳:再见!

  ———剧终——

  导播结束语:一个乡下人,历尽艰难曲折,千辛万苦,在大家的帮助下,终于找到了当年的恩人,实现了拜年的愿望。“耿长运拜年”的故事,给了我们两点启示:一、做人,要知恩图报,甚至是“滴水之恩,当思涌泉相报”;二、做人,不能忘记过去,不能忘记根本,象歌里唱的“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”。

  

  2007年1月1~2日初稿

  2007年1月9~11日修改

  2007年1月14~15日再改

  2007年1月24日三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7年1月27日定稿

上一篇:
下一篇: 香城泉都美名扬
走进文联
文艺协会
图片新闻
图文:种粮大户...
咸宁市举行春季...
图文:宇涛特纤...
图文:发展生态农业
文艺动态
·赤壁举办丁鹤葆书法展
·嘉鱼作者出版《油菜花开》
·赤壁农家书屋获评五星级
·图文:文艺展演展风采
·赤壁博物馆评为国家三级
·咸宁市女作家省城获奖
·赵李桥砖茶制作技艺 入选...
·嘉鱼重金打造文化体系 ...
·探秘沙堆古墓群
·李城外讲座入选干部学习教材
CopyRight © 2013 咸宁文艺网 www.xnwyw.com 版权所有
主办:咸宁市文联 网站制作:咸宁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