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 扫描二维码即可进入本站欢迎访问香城泉都文艺网!
网站首页| 领导介绍| 机构设置| 文联章程| 理 事 会| 散  文| 诗  歌| 小  说| 歌  曲| 影  视| 美  术| 地方戏曲| 鄂南民居
图片新闻| 文艺动态| 公告通知| 文化名人| 文艺协会| 书  法| 摄  影| 评  论| 楹  联| 民间文学| 舞  蹈| 民间故事| 桂乡民俗
首页 >> 小说 >> 
修 路
时间:2013-06-19 来源:咸宁新闻网 编辑:liuhuafang

  在一个普通的早晨,老根叔睁着红胀的双眼打开房门,此时的太阳光很柔和,他觉得屋外的空气好季惊人,他深吸一口气,一屁股坐在平时搓衣的搓衣服扳上,摸索出香烟点燃,嘴边开始冒出一股青烟。

  昨晚的争执,让他很不愉快,村长家的狗也让他难堪,那条狗大而凶恶,使他摔了一跤,老根摸摸自己的膝盖,当然还疼。

  “可恶的畜生”。他一边骂一边为自己按摩。

  同村的老王走进院落子。

  “给闺女打电话了吗?狗咬到没有?”

  “没事我还没老,还会照顾自己”。

  实际上在与村长争执后,他就给闺女打了电话。

  “我老伴怕你一个人嫌麻烦,多包了几个,趁热吃吧!”老王递过几个粽子。

  老根叔嘿嘿笑起来,吐掉烟屁股,娴熟剥开一个。

  “坐坐吧”。

  “不啦我还有二块地空着”

  “坐坐吧,没你做事还没吃和不成?”老根叔再次要老王坐坐。

  “哎,还是你有福,儿子闺女争气。比不得你。我家的年轻人是指望不上,还在床上呗,一通宵麻将。你知道老赵怎说:‘昨日入邻村,归来泪沾襟。遍地耕种者,都是老年人。’说得多好啊。”

  老王边说边往外走。

  此时的老根叔多希望有人和他谈谈。

  可老王的工紧着呢,赶上好年头,种田不纳税,还有钱补,这样的好事老王能空闲吗?可是年轻人不这样认为。昨日在村口,在通往公路的村口,发生很不愉快一幕。

  老根叔觉得自己家门前的路,应该和村级路修到一块。要多少水泥、多少沙得和侄子继青商量一下,凭一个人是不行的,这也是大家的事。

  “继青打麻将去了,在村口的小卖部”。侄媳妇告诉根叔。

  老根叔找到侄子,侄子说这样的事应该找村委会,不要自找麻烦。实际上是兴味正浓,不愿离开麻将桌,几个澌上青年也说是多管闲事。老根叔就训斥他们:“好时光都不想事,不务正业。”

  也不知是谁嘟了一句:“老不死的,又没吃你的,操什么心!”

  老根叔当时拿扁担在桌上乱打一阵,几个青年都跑了,满村找都找不到。根叔越想越不是滋味,他在村里威望高着呢!哪能受这样的气,他要找村长评理,该有人管这无法无天的青年。

  到了村长家,村长的老婆说;“老根叔你来得不巧,村长向上级汇报工作去了,怕要到晚上才能回来。”

  老根叔心里像咽了一只苍蝇难受。因为村长家同样有人在打麻将。麻将搓得哗啦哗啦响,谁的杠子开花,让村长老婆话都没说完,又回到麻将桌上。他没办法,只好往回走,冷不防一条黑狗窜出来,吓得他赶紧跑,脚一滑摔了一跤。好在没被咬到,老根叔心里更加难受。

  怪不得老赵发牢骚说;“世风日下,尊老爱幼的年轻人少了,没规矩了,村里的问题多着呢!”

  晚上村长回来了,还拎了两瓶酒,说是给他压惊。老根叔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村长,他觉得村长的管理有问题,像这种抹牌赌博的不良现象,村委会要管,年轻人田不种地不作,只想到外面赚大钱,这不是本份的庄稼人。

  村长说;村里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,年纪大了,帮儿子管管家,接送孙子上幼儿园,这是乡下人想去都去不了的事。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。

  老根叔的倔劲上来了,“这事你不管,还劝别人莫管有你这样的村长吗?我是为谁 ?是为自己吗?当什么村长,让别人当!”

  村长也涨红了脸:“你有能力,你来管,我还不稀罕……”

  没想到自己认为十足的理由,被村长否定了,而且不欢而散。他一个晚上都有在想这问题,人们都是怎么啦,是自己错了吗?

  吃完粽子,老根叔心里舒畅了许多,抬头望望天,阳光温暖舒适,他走出院子。

  一片绿油油的稻田呈现在眼前,阳光带来了鲜花的香味。蜜蜂在飞舞,它们飞翔的时候轻盈优美。

  他在村子里游荡,像是在寻找什么,但什么样都不是,晚上的一幕又在眼前晃动。深吸一口烟,咳嗽不停,难道自己老了,跟不上形式。他在自己跟自己说着。

  他想起从前,儿子闺女考上大学时他是何等荣耀呵,那是他家骄傲,也是全村的骄傲。现在呢,村里的孩子不怎么读书,早早地辍学打工。人们的生活是富了,家里的房子变了,公路也宽了,心却空荡了。

  在小卖前,也是在村里的十字路口,他歇了下来,这里聚集了一群人,没人注意他的到来,他们在谈论昨天出了什么波,什么生肖,哪家中奖,哪家愁,……电视台每晚都说要打击六合彩,可村里男女老少还是疯狂买,还有几家欠债还在买。

  他凝望村外,东西南北都可以通向村外,他眼里充满迷茫和失落,原认为是自己固执,不是世道变了。闺女兰子也曾当着自己的面接受村长送的好烟好酒,说是也要到外面打理,世上无免费晚餐。

  太阳暖暖的,温和照在身上,老根坐不住了,他想到东边林子里走走。

  站在几棵梨树前,他停下了脚步,这几棵自己亲手栽下的梨树,几十年都果实累累,这两年,却只开花不结果,多次问在林业局当副局长的女儿也没找到答案,也许它们也老了,一阵凉爽 的风吹来,树叶沙沙作响。

  哎!自己得意失意的事谁会放在心上呢,村上那棵最老的树就没有人知道它的年龄,也没人知道是谁种下的。像佘家村,没有了,村民们都搬到公路上去,日子过得还是好好的。

  自己是老了,想法跟不上现代小青年。到儿子家去吧,儿子在省城,家里的孙子正没人接送上幼儿园。一定到儿子家去!

  在山坡上他遇到了村长,经过一上午的内心挣扎,他平静了许多。

  根叔昨晚的事你没生气吧,村长陪着笑脸。

  “嗯,没有,都过去了”。

  我还想问你那梨树不结果了,要全部砍下吗?

  “呵,人还忙着,应该是要砍下,都不结果了,晚上聊吧”。

  村长打着酒嗝忙他的修筑村级公路。

  林子是静啊,连鸟叫的声音都没有。

  是什么时候自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,老根叔心像被掏空一样。

  在一块草地上,他坐了下来。在心烦意乱时,他都会到老伴的坟前坐坐。他又掏出香烟,这是他今天的第三根烟。把它叼在嘴上。四周静悄悄的。微风送来阵阵花香,碗豆花开得正旺,几只蝴蝶在飞舞,一只马蜂也在飞舞。

  他已经拿定主意,到儿子那里去。

  儿子那里好,绿树成荫,孙子最爱他讲村里故事,在孙儿的眼里,农村是最好玩的地方。

  手抚摸一棵小树,久久不愿放下,兰子也回到家了,她要送他到省城去,再三叮嘱,不要管村里的事,外面的事新鲜呢!

  村子并没多大,从东村绕回西村,也就几步路,太阳高升了,是晌午了,屋顶冒出缕缕青烟,几只公鸡蹲在树下,无精打采。

  转了一上午,他忽然明白。路无论是隐藏在村里,还是露在村外,是弯曲还是笔直,都长在人心里,哪天想出去,也就出去了。

  家门口坐着兰子,小车停在不远的地方,就差一截路面,车子可以开进来。继青也不知到哪打麻将去了,修路——是不能指望他了,哎!操什么心,村长不是说了,路怎会没人修?村子一定会更好,走了好,走了好!管它什么金窝银窝,称心的才是好窝……

  老根叔的脚步却沉重起来。

  (程二春)   (单位:县文化馆)

  

上一篇: 狗的故事
下一篇: 局长夫人
走进文联
文艺协会
图片新闻
图文:种粮大户...
咸宁市举行春季...
图文:宇涛特纤...
图文:发展生态农业
文艺动态
·横沟桥镇打造乡村文化品牌
·敲响腰鼓跳起舞
·牌洲湾镇送电影进村
·通山县掀起全民读书热潮
·浮山举办诗画会
·村民兴起瑜伽热
·山水游红火通城
·博物馆纪念日活动纷呈
·全市文艺家增强精品意识
·孙剑著作《铁树开花》发行
CopyRight © 2013 咸宁市文联 版权所有 地址:咸宁市XXX
主办:咸宁市文联 联系电话:0715-8136219
网站制作:咸宁新闻网 鄂ICP备XXXX号